新浪四川 本地艺事

创意 让城市别样精彩

新浪四川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城市之间的竞争,不仅是经济发展之间的较量,也是文化领域的比拼。成都的形象建设,不仅只是琳琅满目的美食;不仅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CBD综合体;不仅是新新崛起的时尚第三城;深厚的文化底蕴更让人向往,也更能留住人心。而创意设计,则映射着一座城市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文化层次。

城市之间的竞争,不仅是经济发展之间的较量,也是文化领域的比拼。成都的形象建设,不仅只是琳琅满目的美食;不仅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CBD综合体;不仅是新新崛起的时尚第三城;深厚的文化底蕴更让人向往,也更能留住人心。而创意设计,则映射着一座城市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文化层次。

第五届成都创意设计周中的2018金熊猫创意设计颁奖仪式上,成都黑蚁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崇州竹编博物馆》项目荣获美丽乡村创想奖银奖,且为该组别最高名次。

正如项目主创人张薇所说,“在黑蚁的前二十年我们一直着力把设计向城市进展,但在这二十多年的进程中我们也发现,每个城市都有不同的“点”,寻找到这些点,才能发现存在的意义。特色小镇,美丽乡村,川西林盘等项目渐渐增多。当下最核心的要素是如何依托本土文化,植入创新创业思想,挖掘出独特的产业价值,并将其带动周边产业发展。”崇州竹编博物馆以当地非遗竹编产业为基调,通过艺术创作将竹编放大成空间装置,与传统川西民居宅院的屋顶和梁巧妙结合,形成独特的创新型空间。在保留当地传统川西民居的独特建筑特色的同时,亦弘扬了当地竹编艺人的精湛手艺。

城市化进程中,创意设计需要避免“雷同”,也许正是这种提炼当地特色,并与现代需求相结合的设计理念,使得《崇州竹编博物馆》在4000件作品中脱颖而出……

在第五届成都创意设计周火热进行时,成立于1994年的黑蚁文创正位于2018成都创意设计周C2馆,以“黑——创意革新设计”为主题,展示 “以文化之道,兴创意之邦”的企业理念。其服务领域涉及地产推广、品牌整合、文化旅游、商业空间、艺术推广、互动传媒、公关顾问、创意产品八个板块。

黑蚁以“黑”作为展区主题,希望人们在关注到企业品牌中这个符号性的色彩以外,更能感知到企业在创意独立性、文化包容性、业务多元性等方面的丰富实践和开放性思维,这,或许才是西南区域领军型创意企业应有的模样。

外观的封闭、神秘与内场的开阔、酷炫形成的强烈反差是展位最大的特点,声光电技术的接入是展位的最大亮点,亲眼目睹一流视效的虚拟现实动画视频,将成为参观者对此次创意设计盛会的难忘记忆。

本次展品不多,真正立意在于创意本身,以及把握观展者对于黑蚁品牌的记忆点。所以精选了黑蚁自创的时尚定制茶礼品牌“悦未央”的多款精致茶礼及黑蚁旗下1314艺术推广机构主办、曾荣获2017金熊猫文创设计奖铜奖的《1314》杂志进行展出。

而已走过13年艺术之路的《1314》杂志也迎来了第52期,并于2018年11月10日在2018成都创意设计周C3馆圆满举行“创意城市的别样生长力”主题演讲沙龙&《1314》52期新刊发布会。澳门城市文创品牌第一人林子恩;成都小酒馆主理人、院子文化创意园创始人史雷;故宫文创产品设计师曹小兰;南谷设计公司联合创始人、总经理王雪松与优普斯创始人、资深媒体人游建等展开了关于“创意设计如何促进城市生长力”主题沙龙讨论。

1314:设计如何促进城市的发展?成都的创意设计又怎么样呢?

林子恩(澳门佳作/梳打熊猫 创意总监):很喜欢成都悠闲的生活方式。对城市的创意设计而言,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本身的文化元素。作为设计师就需要有敏感的态度,去寻找不同的元素来做设计。曹小兰老师的作品中有一种我们需要去追求的目标,就是把旧的东西重新挖掘,而不是随意的顺手拿来将其变成产品,我觉得她在这方面做的很成功,我需要向她学习。成都是一个丝绸之路,澳门是海的通路,所以两地有很多共通的地方。但每一个地方都有不同的人物和故事,所有的内容都是好的材料。做设计就像厨师一样,找地道的原料,进行整合,变成可餐可看的美味文化。

1314:成都的创意设计怎么样?作为其中的一分子,大家是如何做努力的?

游建(优普斯创始人、资深媒体人):我一直在关注一个问题,曾经到深圳招聘寻找优秀的设计师,感觉即便开出在多的工资,都没有人过来应聘,我们试图找一些家乡在四川或成都的设计师回来,也同样没有找到。我在想成都是在西部,和北上广的城市氛围都有所不同,大家在各自适应的城市寻找着自己的脉络。我并不是做设计出身,以媒体记者的经历而言,我觉得做好创意文化产业需要执行者,需要年轻有创意的有激情的设计师。

张薇(黑蚁文创设计师、2018金熊猫创意设计银奖得主):我以前在上海工作了大约十年的时间,为什么我愿意来到成都这片热土,就是觉得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以非常快速的姿态发展。而也正因为这种发展造成了很多雷同,很多地方没有城市自己的烙印。而成都是我觉得很有自己独特文化气息的城市。在黑蚁的前二十年我们一直着力把设计向城市进展,但在这二十多年的进程中我们也发现,每个城市都有不同的“点”,寻找到这些点,才能发现存在的意义。在沿海有沿海的优势,在内陆有内陆的优势,成都的生活压力没有那么大,也更有心思来做有创意的事情。

王雪松(南谷设计公司联合创始人):关于城市文创方面,我们南谷也有自己的见解。在几年以前,很多文创产品都偏向旅游文化方向,想把旅游的信息传递出去。但是南谷的产品则是希望有源自文化的底蕴并且是生活化的。所以很多产品都希望去掉传统里面符号化的东西,也正因为这样,很多人在看到产品的时候,能够直观感受到更现代的内容,也能发现传统的底蕴。而且基本上都是现代人喜欢穿、喜欢用的、想过的生活方式。所以南谷更偏向现代城市的大众审美,这也是来自于文化的滋养,促使我们做出现代人喜欢的,并愿意长期使用的产品。

1314:文创园区也是文化创意设计生态中很重要的部分,请各位谈一谈文创园对城市创意设计的影响。

史雷(小酒馆主理人、院子文化创意园创始人)

:我对文创园区最早的完整的概念是北京的798。因为本身对玉林有感情,所以院子文创园区的成立对于我们来说是很自然而然的。我们发现在成都,“区域”不一定要大,而是“温度”。成都有自己的气质,有独特的奇妙的孵化反应,所以在成都无论是文创园区还是文创产品都是需要把握温度。

林子恩:澳门其实没有文创园区的概念,因为我们的起步相对较晚。但是对澳门本土来讲,还是保留其他城市没有的东西,比如有创意的一点就是保留了一些原味。如果把每一个城市推翻,再建立起来基本上就是雷同的,所以我们要保留的地方才是文化,让它变成自然而生的东西。但这种保留了原味,有好也不好,因为没有规划,就是看到小街小巷的原味,这也很矛盾。在北京和成都都能够看到很有代表性的园区,比如宽窄巷子有一种真正的生活模式。不是为了建而建,不是原汁原味做园区,而是本来就是这样重新加一些元素进去,吸引其他来自不同地方的人,这是很重要的基因。所以希望澳门有一天也能像成都一样,能够有一个属于澳门的文创园区。

1314:成都的地方文化在产品设计中如何突出,是“去城市化符号”还是保留张扬城市文化特色。

曹小兰(故宫文创产品设计师):我很赞同王老师说的“去符号化”,这可能和我所学的内容有关。自古到现代的发展,陶瓷本身的印记就很深,一说到元青花,说到宋代的瓷器,都能形象的想到对应的模样。所以符号化可能是我比较关注的点,很多产品设计都会从符号出发。但是符号并不是生搬硬用,我们会想着传统符号和现代符号之间的关联性,是属于当代重新设计的演变,所以我自己就是很喜欢去做“符号化”,包括每个城市也是独特的,同样是需要和更现代的生活贴切。

夏玉林(黑蚁文创设计师):我这边主要是从事空间设计板块的工作,但是随着黑蚁的发展,由黑蚁设计转向为黑蚁文创之后,我们紧跟公司的步伐,在作业面上不仅仅局限于只是做空间设计,同时我们也会涉及到一些如旧城改造、城市形象提升设计与规划等项目。比如共生社区的营造,我们强调的是如何让原住民参与到“和谐旧改”,如何“自主营造”。正如史雷老师的院子文创园,就是在特色街巷玉林之中,以自愿、渐进、微更新的方式,逐步来提升社区品质,不仅没有打扰到原住民的生活,反而还为居民们提供了个城市会客厅,同时将一些细小的创意逐一的表达在社区的一院一角。小流量的特色文化元素,特色文化氛围的营造以及文化场景的建设是吸引与驻留小流量人群的关键,也是焕发旧城活力的关键。通过书吧、民宿、茶馆等业态,增加居民在空间和街巷中停留时间,进而拉动城市发展。这也正好印证了本期的讨论主题,创意设计是城市的别样生长力。

成都的包容性和自由浪漫,对社会的思考,对人本身的反思,带来很多思想的碰撞,产生出来不吐不快,这是创意设计最好的生态。原创设计会直接推动产业的升级,成都千年的文化沉淀,传统与现代文明、创意与文创、艺术与设计,都不是孤立的,它们是交融共生的,都在共筑创意设计,为良好的生态提供更肥沃的土壤。黑蚁文创与旗下的1314艺术推广机构一直在为建造创意成都而努力着。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