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四川 艺讯大观

崔如琢上海办展:除了新作,还有其藏品《石涛罗汉百开册页》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此次展览除展出《万里平铺雪满天》、《葳蕤雪意江南》等崔如琢近年来作品百余件,并特别展出其收藏的《石涛罗汉百开册页》。

4月15日,“太璞如琢——崔如琢艺术上海大展暨所藏《石涛罗汉百开册页》展”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开幕,这也是继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俄罗斯马涅士国家展览中心后其作品的再一次呈现。此次展览除展出《万里平铺雪满天》、《葳蕤雪意江南》等崔如琢近年来作品百余件,并特别展出其收藏的《石涛罗汉百开册页》。

与刘海粟合作《清秋》谱艺坛佳话

崔如琢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旅居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美国等地,读万卷书、走万里路,通过走访各大博物馆、美术馆增长见闻,完善艺术创作。

恰在20世纪80年代,刘海粟、崔如琢在香港相遇,两人合作大幅作品《清秋》,成就一段艺坛佳话。30多年后,崔如琢的作品在刘海粟美术馆的展出也由这张作品开始讲述。

崔如琢回忆30多年前的场景:“当时我从美国经香港去台湾,我和海老在香港相逢。我拿着我美国新出版的一本大画册去见了海老。他看着画作就发表自己的见解,我当时听了以后很受感动。刘海粟说,‘你不要去台北了,你陪我去十上黄山。’因为当时我要筹备台北历史博物馆的展览去不了,他说那咱俩合作一张画吧!”刘海粟见崔如琢丈二匹作品颇为欣赏,于是在画上题诗一首。而没有陪刘海粟“十上黄山”也成为崔如琢的遗憾。

诗文:白荷华发秋正好,凉露催花花不小,莫笑人生易头白,白头看花人亦少。丁卯(1987)中秋。如琢仁弟画荷真力弥满、古意横溢、它日未易量也。漫书小诗于隙纸。刘海粟题。百岁开一。

师承齐白石、李苦禅一脉,崔如琢的大写意颇见功力。此幅《清秋》是崔如琢1983年在美国时所画,带着北方的直爽与豪迈。彼时刘海粟“百岁开一”(90岁),诗文寄托了他对晚辈的支持与期待。《清秋》的题诗之外,刘海粟还曾为崔如琢题字“静清斋”,悬挂于崔如琢画室,成为一段艺坛佳话。展览期间,刘海粟“静清斋”题字也来到刘海粟美术馆。

此后,这幅《清秋》被台湾藏家收藏。2016年出现在拍卖市场,崔如琢将其购回。此次《清秋》与《静清斋》题字重新合璧展出,也可算一段佳话。

但在崔如琢看来,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和吴冠中的作品中强调的不是中华民族的绘画因素,而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画家的作品没有被西方影响,他们的绘画有民族精神,但又不保守。

在策展人谢春彦看来,崔如琢的作品给他的启发正在于一种文化的信心。

除了多幅大作品外,此次展览中展出了崔如琢近年来的“指画”,虽现今公众比较了解的是潘天寿的“指画”,但据唐代张彦远所著《历代名画记》记载,指画创始于盛唐时期,到了近现代,高其佩、潘天寿是继承和发展中国指画的杰出代表。而崔如琢把多用于小品创作的“指画”衍生到大作品的创作中,其指画山水以水墨为主,以色辅墨,生机勃发。

百开罗汉册页,观照石涛研究新角度

在崔如琢的众多藏品当中,《石涛罗汉百开册页》算是最特殊的一件。目前这百开册页在刘海粟美术馆4楼的一个单独展厅陈列。

长期以来,石涛作为“清初四僧”之一,以山水画闻名,在我国重要博物馆及机构的公共收藏也以其山水居多,罕见人物画作品。然而,吴湖帆曾说:“石涛画以人物最佳,远胜山水。” ,《石涛罗汉百开册页》为公众打开了对石涛绘画的新认识。

1999年春,崔如琢在日本偶然看到了《石涛罗汉百开册页》,他与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所藏的石涛人物画反复对照后决定收藏,对笔墨的感受力和通过收藏得来的知识,是他果断收藏这套作品的原因。崔如琢也将这次收藏归结为自己中国画领域的“修炼”。

在崔如琢看来:“画好中国画,最重要的是一个画家的修养。修养就是要研究历史,最好能收藏。收不收藏那差的太远了。”通过大量收藏,崔如琢对石涛作品的印章、书法了然于胸,才不惜卖房买下这套百开册页。2010年,这套册页由紫禁城出版社出版。

《石涛罗汉百开册页》被认为是石涛青年时期绘制的工笔人物作品,为完整一百开册页,共画山水背景中的罗汉人物310位,各册页中罗汉左右分别陪侍众多人物及似龙、虎、鹿、狮等神兽形象。根据石涛在画中自题,最早一开创作于“丁未” (1667 年,石涛26岁),整套册页作品分别作于1667年、1669年、1670年,1672年,即从石涛的26岁至31岁,历时6年之久,实为石涛倾力之作。

“据我所知,石涛最早的人物画是康熙时期所作的《百美图》,这是对仇英作品的临摹,更是一次再创作。吴湖帆正是看了此画,才有上面提到的‘石涛画人物最佳’之说。这幅画被石涛的老师梅青借走,供于香案之上,每日膜拜,后不知所踪。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所藏《十六应真图》,长达六米,人物纯用线描,而配以山水背景。另外还听说波士顿博物馆藏有一幅石涛人物画,下次有机会一定去参观。” 崔如琢说。

绘画风格上,石涛早年人物深受李公麟影响,这套册页与台北故宫所藏传李公麟白描五百罗汉图相较,有传承关系。而在作品的规格上,清代僧人明俭题签中说,“石涛大士早年在敬亭山所绘五百罗汉图”,所谓五百罗汉图,即百页罗汉。至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收藏家仇淼之直接以“大士此图册百页”名之。

石涛在世时,作伪就很多,他离世之后,作伪越来越严重,到乾隆时期达到高潮。最严重的还是到清末,清末到民初。石涛的研究学者之一,朱良志曾在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专访时说:“我初步研究以后发现,石涛流传的作品有1200件左右,但是应该说他的真迹不到一半。主要是散见在各大博物馆和私人藏家手上,还有拍卖行的。拍卖中也有一些真迹,还有一些早期仿作的东西,虽然不是真迹,但是流传有序,有些具有不错的水平,主要是想托名名家,获得更大的利益。后来我有一个机会到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去,在美国的许多博物馆中,也发现了数件石涛款的收藏。”但朱良志也曾表示,“因为石涛是一个早慧的艺术家,二十多岁就画《五百罗汉图》,就有那么高的水准。那套册页,是否为石涛所作,今天存在争议,但我在初步的研究之后,感觉应该是石涛的。”

尽管《石涛罗汉百开册页》的真伪尚存争议,但此套册页无论是观赏层面还是学术层面,都为了解石涛早期艺术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也为明清人物画的发展增添了一个新的观照角度。

展览将展出至2018年5月20日。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