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四川 艺讯大观

“古波斯诗抄本”与细密画今亮相乌镇木心美术馆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展出的古波斯诗抄本均来自牛津大学伯德利图书馆馆藏,展品虽精小,而内容博大,具有古波斯民族史诗意义的《列王纪》抄本、被誉为“末代诗圣”的贾米的诗歌抄本都在展出之列。

过去三年,地处浙江乌镇的木心美术馆先后推出几位欧洲思想家文学家手稿特展。今天,“古波斯诗抄本”特展在木心美术馆地下一层1号特展厅开幕。五份配有细密画的古波斯诗抄本来到了乌镇。

展出的古波斯诗抄本均来自牛津大学伯德利图书馆馆藏,展品虽精小,而内容博大,具有古波斯民族史诗意义的《列王纪》抄本、被誉为“末代诗圣”的贾米的诗歌抄本都在展出之列。

据木心美术馆方面介绍,瞩目于古波斯诗作的中国诗人,可能寥若晨星,波斯细密画则从未来到中国展示。由于观众对中亚文学艺术的兴趣和了解有限。美术馆将带观众一窥古波斯诗抄本与细密画的珍贵原貌,感受中亚的诗歌与艺术。此次展览将持续至11月28日。

迄自十三世纪的波斯诗稿本,全部手抄,配有精美绝伦的细密画。这种在手抄经典或民间传说、科学等书籍中,且与文字相配合的一种小型图画叫做波斯细密画,此次展出的菲尔多西的《列王纪》抄本、贾米的《巴哈雷斯坦》抄本等就是典型代表。

这种波斯细密画是波斯中世纪艺术的一个重要部分,始于《古兰经》边饰图案,在14至16世纪达到了巅峰时期。早期画风受希腊、叙利亚等艺术的影响,色彩美丽,富于装饰性。其手法与中国明代套色版画遥相接洽,日后,欧洲文艺复兴手绘圣经稿本及其插图,也受到中亚细密画的濡染和影响。

在题材上,波斯细密画一般都是波斯和印度的寓言、传说以及帝王、英雄传记的插图和封面装饰,很少涉及宗教内容。构图上重视各种几何图形之间的平衡和谐关系,色彩上讲究统一色调,既丰富又典雅,颇有韵律,善用伊斯兰教艺术中书法和植物纹样,增强画面精微的装饰效果,不讲求透视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13世纪下半叶,由于蒙古人的入侵致使波斯细密画受到中国艺术的强烈影响,它们开始吸收中国绘画的一些方法而注意运笔和山水画程式的运用,如山川、河流、人物服装趋于中国化。故而,波斯细密画具有了新的东方风格。

1258年伊儿汗王朝定都大不里士,成为波斯细密画新风格的摇篮,与伊斯兰国家的绘画在风格上逐渐区别开来,充满活力的动物形象与富有中国特色的山水风景结合起来,空间感加强,色彩淡雅,线条流畅,有的云彩和波浪的表现形式采用中国的图案规范。代表大不里士画派最高峰的作品是菲尔多西的《列王纪》,人物表情细腻,背景为中国式山水画,笔法苍劲,整个画面气氛纯属中国风味。

从木心美术馆介绍,此次展览的意义不仅仅是细密画,更在于向波斯文学的致敬。

此次展览中,菲尔多西的《列王纪》诗抄本与贾米的诗歌抄本都代表了波斯诗歌的最高水平。

菲尔多西(940—1020)是广受尊重的波斯诗人,与萨迪、哈菲兹和莫拉维一起,被誉为“波斯诗坛四柱”。 他生于贵族家庭,自幼受过良好教育 ,精通波斯语 ,通晓阿拉伯语和中古波斯语——巴列维语。早年研读过诸多波斯古籍 ,熟知民间的历史传说故事 。他最重要的作品就是具有民族史诗意义的《列王纪》(意译“皇帝的史诗”)。这部著作从起稿到完成,前后历时40年。

贾米则是波斯古典诗坛上的最后一位著名诗人,被誉为“末代诗圣”。在创作上,他善于吸收历代著名诗人之长,对萨迪、哈菲兹、尼扎米等人更为推崇。他的诗题材广泛,有叙事诗、颂诗、抒情诗、训言诗,多以四行和双行为主。其内容主要宣扬苏菲主义的观点,阐述宗教伦理、赞颂安拉及先知穆罕默德,颂扬君主,描述爱情故事等。其语言精炼,寓意深刻,充满哲理,富有浪漫色彩。

贾米的创作题材是和他的生活经历是分不开的。自幼跟其父学习波斯文、阿拉伯文,后随父到赫拉特,进当地尼扎米亚学院学习伊斯兰教义和经训,并往返于赫拉特和撒马尔罕之间,求师于著名学者、毛拉,攻读圣训学、史学、文学、数学和天文学等。后又投身纳格什班迪耶教团第二代谢赫赛尔德丁·穆罕默德·喀什噶里门下,研究苏菲主义学理,成为该教团虔诚的信徒和著名学者。1447年赛尔德丁逝世后,贾米便接替他成为该教团的长老。贾米曾去麦加朝觐,一生7次外出游历,先后到过哈马丹、库尔德斯坦、巴格达、卡尔巴拉、纳贾夫、大马士革、阿勒颇、大不里士等地。在漫长的游历中,他拜访各地的著名学者和诗人,熟悉了各地的历史、地理、宗教和风土人情,对他后来的创作积累了大量资料。他曾一度在帖木儿王朝素丹侯赛因·拜哈拉(1468~1506)宫廷中任职,深受敬重,与宫廷大臣纳瓦伊交往甚密。后期从事研究苏菲主义学说和诗歌创作。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