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四川 艺讯大观

1992广州双年展那些鲜为人知的人和事儿——四次差点停摆的广州双年展(上)

新浪四川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1992广州双年展的首创发起人罗海全、刘勇和吕澎三人,能在一起思索创办这次展览,客观上有中国当时良好的政治环境,国家经济改革发展政策形势,国外当代文化艺术的影响催化,主观上三人有各自的利益期望目标和动因。

中国广州·首届90年代艺术双年展创始经历回眸(2)

四次差点停摆的广州双年展·上

作者 | 力夫

1992广州双年展的首创发起人罗海全、刘勇和吕澎三人,能在一起思索创办这次展览,客观上有中国当时良好的政治环境,国家经济改革发展政策形势,国外当代文化艺术的影响催化,主观上三人有各自的利益期望目标和动因。

当时担任中国汽车零部件工业联营公司成都销售公司总经理的罗海全,在汽配企业改制后,面临着一种新的抉择。他投资艺术品市场是为企业发展,寻找一条新的出路,从风险分析的角度出发,他找到刘勇共同投资。毕业于川师政教系的吕澎,在艺术圈也算是摸爬滚打多年,应该说,他看到了艺术市场正在悄然兴起的时机,希望自己在艺术批评和艺术操作领域有所作为。

刘勇与他们两人有所不同,当时他的五家公司在物质相对匮乏的80、90年代,刚好掌握着一些相对紧俏的商品。比如说游戏机行业,可以这么说吧,成都60、70后们当时玩耍的“红白机”,至少一半出自刘勇。要知道,在那个时代,“魂斗罗”、“超级玛丽”就相当于今天的“王者荣耀”和“吃鸡”。刘勇跳进来,是他与吕澎有同感,认为中国艺术市场是待开发的富矿,加之他素来对艺术品的酷爱。在接受采访时,出身军人家庭的刘勇很是豪气,他表示,如果双年展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

这三人正因为如此,追求的利益、思考问题的出发点和兴奋点也都不同。随着双年展各项筹备工作的展开,由于政策环境和预算超支等等原因,导致内外矛盾频发,期间历经四次叫停,差点让双年展半途夭折。

一、五月超概,首次叫停

西蜀艺术公司在成都组建了双年展组委会,很快落实了筹办广州双年展的整体方案,确定在1991年2月底,由刘勇从成都率领吕澎等筹备人员,先期前往广州筹备。刘勇和他的团队很快赶赴广州,在江南大酒店安营扎寨。抵达广州的第二天,他们就贴出告示,招贤纳士,很快招聘了四十多名工作人员,搭建了外联部、展览部、接待部、运输部和财务部等部门,开始紧张的筹备工作。

五个多月很快就过去了,工作倒是富有成效,完成了部分画作的征集,罗海全代表双年展组委会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社会宣布了首届广州双年展将于次年举办。

但是随着双年展各项筹备工作的推进,用钱也像流水一样地往外淌。常言说得好,找钱犹如针挑土,用钱就像水冲沙,就是这短短五个多月,组委会已经开支了70万,这个速度远远超过了概算。

这份不太美妙的财务报表摆在罗海全面前,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能力,当初吕澎提出的八十万预算,现在时间还远未过一半,本来认为满打满算的一百万资本金,就要见底了,而双年展的大量筹备工作还需要开展,这让罗海全心里没了底。

双年展的开支事项还很多,搞成功到底要用多少钱?越想心里越没谱,罗海全最为不满的是,事前吕澎多少次给他说,精打细算,用不了多少钱,不超过八十万就可全部完成,可结果啦?罗海全原本是很信任吕澎的,在许多重大事情上都放手让吕澎去做,可这份财务报表,罗海全实在轻松不起来,甚至对吕澎也有了些芥蒂。

当初拉刘勇入伙,是为了分担风险,但现在罗海全不得不考虑,还剩下的一年多时间的筹备工作,如何去填这个无底洞?虽然他与刘勇在西蜀艺术公司股权相当,但作为企业一把手,他不得不找刘勇谈一谈,双年展何去何从。

在两位投资人的沟通中,罗海全认为就此住手,还可以将损失降低在可控制的范围。“不能这样搞下去,这样花钱是个无底的窟窿,我们俩兄弟怎么担当得起?”罗海全明确地表明了他的态度,“不行就顺势撤退吧!”

但本来是被罗海全“拉下水”的刘勇,这个时候却显得相对淡定。他认为,尽管他们两人是投资人,拥有最终的决策权,但筹备工作进行了将近半年,应该把公司和组委会的骨干都召集起来,冷静地研究对策。

罗海全有意撤退的想法,很快便在公司内部传开了,大家都有点无所适从,作为艺术总监的吕澎反应最为强烈,这表明他的一切努力都将化为泡影。吕澎很快找到刘勇,陈述他希望筹备工作继续开展下去的意愿,并希望刘勇能够说服罗海全。

刘勇对吕澎表示,的确西蜀艺术公司在双年展的筹备工作,事前调研存在不足,对大型展览尤其是民间举办艺术活动的工作缺乏经验,预算不细,造成了被动局面。刘勇也很严肃地向吕澎指出,开支上确也存在大手大脚的情况,比如一个国际长途,就花掉几百块,金山银山也经不起折腾。刘勇认为,筹备工作要继续下去,就要重新精打细算,一开源,二节流。最后,刘勇明确对吕澎表示:“遇一点困难就打退堂鼓,也太不爷们了。”

在公司管理层的会议上,罗海全的态度很强硬和坚决,而且火气很大,他甚至流露出吕澎有对投资人进行隐瞒的可能,他表示,就此刹车,最大限度减少损失。这也的确不能责怪罗海全,1991年的中国内地,大多数公务员的工资,一个月也就两三百块钱,沿海地区的企业白领也不过七八百块钱的月薪,他和刘勇为双年展投入的一百万元,在那个时候,可以买几十套房子!

在这种气氛下,作为艺术总监的吕澎就显得慌乱起来,他无法改变投资人的决定,现在剩下的救命稻草,就是刘勇是否信守对他的承诺。而刘勇并没有很快表达自己的看法,首先双年展这件事是罗、吕二人最早提出,尽管最后他与罗海全作为共同投资人,但他还是希望能不伤和气地解决这件事。

这三个人那是都只是三十岁出头,血气方刚,又是第一次深度合作,但发火赌气都解决不了问题。刘勇首先表明了自己这样一个态度,接着他又劝罗海全,虽然他是公司总经理,但刘勇与他均等投资,重大事项上的决策权,需要共同决定。同时,筹备双年展这样一件前无古人的大事,也不能有了一点挫折就打退堂鼓,这不符合当初成立西蜀艺术公司的初衷。刘勇把他对吕澎说过的那番话,重新阐述了一遍,表达自己愿意继续做下去。

这个时候,罗海全反而觉得自己有些冲动,姑且不说他与刘勇在公司内部股权相当,谁都没有一票否决的权利。而且,刘勇加入到创始团队中,说到底还是他和吕澎两人再三相邀的结果。这个时候,吕澎也表示,可能是自己的商业经验不足,经费预算估计没有到位,他除了表达自己的歉意之外,再次向罗海全描述了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前景。同时,吕澎还提出一些开源节流的建议,比如在全国范围内,寻找赞助企业,减轻投资人压力。刘勇的立场和吕澎的态度,尤其是吕澎提出的“拉赞助”的建议,罗海全表示赞许,“92广双”第一次停摆的危机就此化解。

二、赞助未果,再次叫停

经过不断地宣传发酵,首届广州双年展将在1992年举办,这样一个消息,开始在艺术界越来越引起关注。全国各地的艺术家甚至包括一些海外的艺术家,纷纷将参赛作品寄到广州的组委会,不到一年时间,组委会收到的作品就多达1000余件。

但压在西蜀艺术公司两个投资人头上的,依然是经费开支的节节攀升,仅收到的参展作品所需仓储费用,就达数十万元。

这也是艺术总监吕澎最为担心的事情,他担心再一次因为资金压力,对投资人信心造成打击,再次出现停摆的危机。这时,吕澎拿出了一个在全国范围内寻找赞助商的书面计划,在这个计划里,他提出了按1万到150万的幅度,分出十个级别的赞助投资回报方案。凭着当初成功游说罗海全、刘勇投资双年展,吕澎对在全国范围内撒网,还是充满了信心。对于已经开始透支的西蜀艺术公司来说,吕澎这个计划也得到罗海全和刘勇的认同。

吕澎带着这份赞助计划,开始了南征北战,从广州出发,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却颗粒无收。其实这也不能责怪吕澎把事情想象得太简单,90年代初的中国,邓公尚未南巡,市场经济还没有完全形成,甚至能不能继续改革下去,都成了一个疑问句。大多数企业家,对投资艺术品,都没有太清晰的认识。

从80年代到90年代,中国艺术界虽然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作品,从伤痕艺术到85新潮,再到89思潮,艺术家们在努力着,也在苦苦挣扎着,圆明园聚集着成千上万名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的艺术家。从艺术本身来说,那时国画乱象丛生,而当代艺术还未能拥有足够多的受众,比如什么是“波普”,搞得就像只有三个半人才明白的爱因斯坦相对论。这样一个乱而小众的领域,自然不是企业家看重的市场。

那个年代,在经历了物质极度贫乏之后的中国,像彩电、冰箱等等生活资料,钢材、水泥等等生产资料才是各行各业趋之若鹜的东西,这是经济发展初级阶段的必然。吕澎那一纸赞助策划,对很多老板来说,没有太多的吸引力,自然也很难被认同。他用了好几个月时间,找了无数的亲朋好友,见了不少企业家,最后交到罗海全和刘勇面前的只是一堆差旅费单据。

这个结果让罗海全大为失望,用他的话说,再也看不到希望了。性情冲动的他当即做出了两条决定,一是不报销吕澎的旅差费,二是将单方面终止对双年展的再投入,他决意要再次“叫停”双年展。

这一下子,西蜀艺术公司人心慌张,吕澎自然也手足无措起来,他只有又去试探刘勇的态度。“这下怎么办?”吕澎着急忙慌地找到刘勇,开门见山地问。刘勇却不慌不忙,双年展筹备一年来,收到上千幅来自国内外的油画作品,单凭这件事,就说明这个活动是有意义的,也是有影响的。一些企业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是时机还没有到。至于罗海全再次萌生退意,刘勇也表示理解,他对吕澎讲,作为艺术总监,做好自己的工作,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刘勇甚至给吕澎吃了一个大大的定心丸,“大不了,罗总不干了,我一个人来想办法。”

刘勇这个态度,也让罗海全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某种程度上,双年展的“牛”早就吹出去了,以前三个人在筹划时,还可以看成是个体行为,但现在全国都造得沸沸扬扬,已经逐渐转变了事情的性质,不说企业的社会责任和企业家尊严这些场面话,单就说以后在生意圈子里面混,也有点放不下这个脸面。刘勇和罗海全连续深谈了几天,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罗海全表示先收回成命,“92广双”第二次停摆的风波暂时平息。

不过,罗海全心中的担忧并没有完全消除,这也影响了他之后对双年展的投入。

转载自@艺术能见度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