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四川 四川

不怕阎王的人受审:我错了我认罪 曾携带冲锋枪手榴弹逃亡草原

摘要: 2019年5月19日,四川茂县法院第一审判庭,罗登站上了被告席。法庭上,公诉人高声指控其涉嫌故意杀人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罪等七项罪名。

■罗登案是阿坝州开展“扫黑除恶”行动以来,公开审理案件中性质严重的涉恶团伙。

■因案情重大复杂,该案将择期宣判。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吴柳锋 纪陈杰 实习生 王钰

2019年5月19日,四川茂县法院第一审判庭,罗登站上了被告席。法庭上,公诉人高声指控其涉嫌故意杀人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罪等七项罪名。

时间回到去年4月9日晚,身负命案的罗登正躺在若尔盖大草原深处的帐篷中,身旁放着冲锋枪、手榴弹……他没有想到,彼时帐篷外有160名荷枪实弹的武警公安已将他团团包围。

8个小时的庭审即将结束时,审判长允许罗登作最后陈述,一直“扮演着”狠角色,表现冷静的他,突然眼眶微红:“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社会,对不起被害人,我错了,我认罪!”

据了解,罗登案是阿坝州开展“扫黑除恶”行动以来,公开审理案件中性质严重的涉恶团伙。因案情重大复杂,该案将择期宣判。

被告罗登

被控故意杀人等七项罪名

19日上午9时,在茂县法院第一审判庭,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由阿坝州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罗登等人涉恶案。

从羁押室到被告席不到10米,其他两位被告在法警的押解下,频频用视线搜索着旁听席熟悉的面孔。

罗登没看一眼旁听席,径直走到被告席站定。“是、不清楚、记不起了、无异议”,这些成了他的高频词,似乎不愿多说一个字。

公诉人指控罗登涉嫌故意杀人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罪、赌博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等七项罪名。“对故意杀人有异议,其他均无异议。”罗登说,“我跟被害人之前没有仇怨,是起了争执后动的刀,不是故意想杀他。”

罗登所说的这一问题,正是此次庭审的争议焦点。对此,公诉人和辩护人结合证据展开了激烈辩论。

  狠人罗登

只因不满敬酒便要了人命

罗登这个名字,在阿坝州阿坝县、红原县、若尔盖县颇为有名——他好勇斗狠,欺凌群众,甚至还有一个“不怕阎王的人”的诨号。

暴力收债、敲诈勒索、打架斗殴,罗登好用暴力解决问题,哪怕对亲近的人也不手软。

2005年,他就因纠纷持刀伤人致死,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013年,罗登因女朋友提出分手,多次殴打女友并损毁她工作地财物,还暴力敲诈女友家人4万元;2015年,罗某某开罗登的车帮他去接女友,途中发生单车事故。罗某某花钱修好车后,罗登多次威胁、殴打、非法拘禁罗某某,并成功敲诈到手27万元。

2016年的一次酒后争执,让他开始了逃亡生涯。

是年6月12日晚,罗登与人在阿坝县一家餐馆吃饭,当教师的特某以往见过罗登几面,便乘酒兴向他们敬酒。

碰杯过程中,罗登见特某酒杯高于自己的酒杯,心生不快,便将酒洒在特某身上。两人随之发生口角,罗登拿刀砍人,特某经县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事发后,罗登驾车逃亡,藏匿于茫茫大草原。

逃犯罗登

携带冲锋枪手榴弹逃亡草原

罗登在逃,他那络腮胡的画像,则一直贴在时任阿坝县公安局副局长宋飞的办工桌旁。这是一张悬赏公告,“他是我必须要抓回来的人!”

“当时我们为了找他,踏遍了青海、甘肃以及红原、若尔盖等地。”宋飞说,由于草原地广人稀、交通四通八达,远牧点还没有手机信号,交通智能卡口更是稀缺,这些因素严重制约了追逃工作的进度。

2018年3月,宋飞终于发现重要线索:罗登妻子怀孕,近期可能前往若尔盖唐克镇。

为锁定罗登藏身位置,宋飞多次化装成修路工、电工秘密调查。经过长时间的秘密潜伏侦查,宋飞带领下的排查组最终确定了五条重点小山沟。

4月9日深夜,来自武警阿坝支队、阿坝州公安局、阿坝县公安局160名警力,携带枪支弹药、防弹装备集结。经过一个通宵急行军,160名警力赤脚趟过零摄氏度的冰河,步行10余公里,完成对罗登的合围。宋飞和侦查民警则在雪地里潜伏了10多个小时,等待最后收网时机。

此时,躺在帐篷里的罗登,身边放着五六式冲锋枪、子弹80发、手榴弹、望远镜、面具和几把刀。“他为了逃跑方便,在帐篷外放有一辆摩托车,不远的地方还拴了一匹快马。”参与围捕的一位民警说,一旦他跑到拴马的位置,肯定就让他逃脱了。

4月10日凌晨6时30分许,天刚蒙蒙亮,一声令下,5个突击小组同时出击,分别冲向5顶可疑帐篷。

“我与战友们冲进帐篷一看,帐篷内只有一个地铺,一个女人坐在地铺上,另外一个人躺在地铺上,左手在外面抓东西,右手则在被子里面。我来不及多想,第一个冲上去骑在他身上,紧紧抓住他的左手。”宋飞说,一旦被他拿到枪支,将万分危险。

  庭上认罪

“对不起被害人”

为让罗登听那法槌响起,阿坝公安、检察院、法院均做了大量调查取证及非法证据排除等工作。

庭审现场,公诉人称,罗登的行为应当认定为恶势力犯罪,“罗登本人供诉、其他证人证言和被害人家属供诉,向我们刻画了一个穷凶极恶的罗登。2005年,罗登就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法院判刑,出狱后却不思悔改,变本加厉……应予以严惩。”

罗登的辩护律师出具了一份死者家属的谅解书,“罗登父母都已七八十岁,身体不好,两个孩子一个两岁多,一个一岁多,家里仅靠他妻子在支撑。”辩护律师请合议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听到这里,罗登有些触动,不再像此前一般冷静。

庭审结束前,审判长允许他作最后陈述,罗登突然眼眶微红,“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社会,对不起被害人,我错了,我认罪!”庭审结束,从被告席走向羁押室,这一次,他开始用目光在旁听席上搜寻,与亲人的目光相遇一瞬,他有些痛苦地微微一笑,就被带离法庭。这头旁听席,有人已在偷偷抹泪。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