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四川 身边

廊坊瓜贩制止盗窃被刺死案开庭 5人被控故意杀人罪

北京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2017年7月23日早晨,河北廊坊瓜贩崔靖祥在杨税务大集早市因制止小偷盗窃,被盗窃团伙成员刺死。昨天上午,该案在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公诉机关对6名被告人提起诉讼,围殴崔靖祥的5人被控故意杀人罪,1人被控窝藏罪等。

廊坊瓜贩制止盗窃被刺死案开庭

6名被告出庭受审 其中5人被控故意杀人罪 被害人之子称希望判被告死刑

2017年7月23日早晨,河北廊坊瓜贩崔靖祥在杨税务大集早市因制止小偷盗窃,被盗窃团伙成员刺死。昨天上午,该案在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公诉机关对6名被告人提起诉讼,围殴崔靖祥的5人被控故意杀人罪,1人被控窝藏罪等。

瓜贩制止盗窃被捅身亡

根据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警方通报,2017年7月23日上午8时许,卖瓜摊主崔靖祥在大集上提醒群众注意身边有实施盗窃的扒手后,被扒窃犯罪团伙成员追打,并用锐器刺中身体导致死亡。当月24日,警方将被告耿某、张某、张某抓获;25日,另一名涉案被告孙某落网;26日被告张某落网;27日,警方又在河南省郑州市将该案最后一名被告王某抓获。至此,该案6名被告全部落网。

当时的现场监控视频显示,事发时,共有5个人围住崔靖祥,并将他逼到了市场旁边的一块空地上。崔靖祥手里拿着一个马扎挥舞反抗,可还是被几个人推着不断后退,最终倒在地上。

该案的目击者告诉北青报记者,等周围的商户发现崔靖祥时,他已经浑身是血,挣扎了20多米,爬回到了自己运西瓜的农用车旁。据警方后来的尸检报告显示,崔靖祥身中一刀,被扎在了肺部,而其死于主静脉失血。

5人被控故意杀人罪

在9日的庭审过程中,公诉机关对6名被告人提起诉讼,其中,围殴崔靖祥的5人均被以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起诉,另有1人事发时在车上,没有参与攻击崔靖祥,此人被控盗窃罪和窝藏罪。刀捅崔靖祥的王某昨日在庭上辩称,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刺到了崔靖祥,辩护律师则认为围殴崔靖祥的5人应认定为故意伤害致死而非故意杀人。9日下午,庭审结束,法庭宣布将择日宣判。

崔靖祥的儿子崔全政告诉北青报记者,崔靖祥性格比较内向,但是很坚毅,能吃苦,是一个特别负责任的人,靠着种植西瓜和贩卖水果支撑着一家人的生活,供养自己和妹妹读书。每当村上有人产生了一些争执,他也会说几句公道话。

而这并不是崔靖祥第一次制止盗窃,几年前去北京批发水果时,他也曾经因为制止别人盗窃而被打伤过。

崔靖祥已获见义勇为证书

崔全政说,崔靖祥当时是为了制止小偷剪断一位妇女佩戴的项链而遭报复的,崔靖祥去世后不久,那位妇女的儿子曾经给他打过电话,表示安慰,并且也配合警方做了笔录,这份笔录也作为证言在9日的庭审中被出示。

“那之后两家人再没有联系了,可能是都不愿意再提这件事吧。”崔全政说,父亲去世前,家里的生活虽然不富裕,但是因为妹妹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家里大额支出减少,日子已经开始好过一些了。而崔靖祥的去世,让一家人都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

去年8月2日,廊坊市安次区见义勇为协会和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分局相关负责人一行来到崔靖祥家中,将安次区政府授予的见义勇为证书送到了崔靖祥家人手中。去年8月24日,崔靖祥在当地安葬。

崔靖祥去世后不久,卖瓜开的车被儿子卖掉了,儿子说不愿意家人再看到伤心 摄影/本报记者 付垚 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对话

崔靖祥之子:我希望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

在9日下午的庭审结束后,崔靖祥的儿子崔全政开车回家,车到了家门口后,他坐在车里久久不愿下车,“心里就是难受,说不出为什么,就想把自己关在车里。”崔全政说。从父亲离世到法院开庭,经历了大半年的时间,崔全政说,这是自己人生中最漫长的大半年。

监控视频看了很揪心

北青报:庭审时家人都有谁参加了?

崔全政:我、妹妹、母亲,还有家里的其他亲属,总共有十几个人,我坐在原告席上,母亲和其他亲属坐在旁听席上。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但是坚持参加庭审。开庭前几天,我就给母亲做工作,让她一定在法庭上控制好情绪。不过在下午的被告人陈述阶段,用刀捅父亲的王某说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进行赔偿,母亲就有些激动了,在旁听席上喊着不要求赔偿,只要杀人者偿命,然后就被法警带出去休息了。

北青报:庭审上公诉人都出示了哪些证据?

崔全政:公诉人出示的证据还是比较充分的,一共有8项证据,包括刺死父亲时他们使用的刀子、目击证人的证词和事发现场的监控视频等。监控视频一共有两段,有一段我们之前是看过的,另一段没看过,在法庭播放这段视频的时候,心里是很难受的,事情过去大半年了,可是看了之后还是很揪心。

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

北青报:6名被告都是什么情况?

崔全政:这6人中王某是用刀捅死我父亲的,所以围绕他的举证质证和辩论的时间都比较多,公诉人是按照故意杀人罪起诉的,但是王某和其辩护律师都不认同故意杀人罪,他们提出应按照故意伤害致死来量刑。

庭审时我才知道,这几个人都是惯犯,好几个有前科,其中两人还是兄弟俩,他们之前曾在外地盗窃,捅死我父亲之前才来到廊坊。

北青报:从庭审上看,这6名被告的态度怎么样?

崔全政:在法庭上他们都表示后悔,而且说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赔偿,但是我不太相信他们,我父亲已经死了,这样的态度对我们一家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次开庭是刑事诉讼和民事诉讼一起,但是对民事诉讼部分我们没有要求太多,如果能对捅死我父亲的王某判死刑,哪怕只赔一分钱我们都认了,当然最后怎么判还得看法院。

如果遇到小偷 我也会像父亲一样制止

北青报:从父亲去世到现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家里有哪些变化?

崔全政:家里少了一个人,总觉得心里空空的,现在除了妹妹在北京工作,我们一大家人都住在一起,也是为了陪我妈妈和奶奶。我妈妈心脏一直不好,父亲去世后她的记忆力越来越差,再就是特别不愿出门,可能是害怕村子里的人再说起我父亲的事。而奶奶在父亲去世之前就患有双向情感性精神障碍,所以在父亲刚去世的时候没敢告诉她,一直到父亲下葬时她才知道,现在情绪也不太稳定。

最难过的是今年的春节,以前都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今年春节父亲的座位却空着。以前父亲种的西瓜地因为我们照顾不过来被包了出去,而父亲出事时开的那辆车也被我卖了,一是为了补贴家用,二是不愿意家人再看到,害怕伤心。

北青报:作为儿子,你怎么看待父亲的行为?

崔全政:父亲去世后,很多人过来慰问,父亲也被评上了见义勇为的称号。我们虽然很艰难,但是生活总得重新开始。我希望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我也会给我的孩子说爷爷的故事,如果我自己遇到小偷,我想,我也会像父亲一样去制止的。

本组文/本报记者 付垚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