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四川 身边

山西百余名大学生暑假打工遭“转包”

中国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尽管已经过去了10天,郭爱华(化名)回想起来自己暑假打工的遭遇,还是觉得后怕。“当时只想着,怎么着都要赶紧离开。”身为山西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大二学生,郭爱华和他的几名同学完全没想到,暑假打工的计划不仅没有实现,还被迫滞留他乡,甚至不得已去投靠救助站。郭爱华的痛苦经历源于一则落款为“爱信力团队”的暑假工招募广告,同样加入到此次招募当中的,还有来自山西农业大学、太原理工大学、中北大学、山西能源学院等山西多所高校的100多名学生。这些学生有的隐瞒年龄进入工厂务工,有的则不仅没有打成工,还滞留在深圳。一些人用仅剩的钱买了返程车票,有人就近投靠了亲友,另一些人身无分文,又不愿让家人担忧,只得向公安局等部门求助。

尽管已经过去了10天,郭爱华(化名)回想起来自己暑假打工的遭遇,还是觉得后怕。

“当时只想着,怎么着都要赶紧离开。”身为山西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大二学生,郭爱华和他的几名同学完全没想到,暑假打工的计划不仅没有实现,还被迫滞留他乡,甚至不得已去投靠救助站。

在救助站那晚,因为害怕,他们都没怎么睡,凌晨3点起就在院子里踱步到天明。次日,在救助站的帮助下,他们每人携带6包方便面,凭站票踏上了从广州东站开往太原的火车,历经近34个小时回到太原。

郭爱华的痛苦经历源于一则落款为“爱信力团队”的暑假工招募广告,同样加入到此次招募当中的,还有来自山西农业大学、太原理工大学、中北大学、山西能源学院等山西多所高校的100多名学生。

这些学生有的隐瞒年龄进入工厂务工,有的则不仅没有打成工,还滞留在深圳。一些人用仅剩的钱买了返程车票,有人就近投靠了亲友,另一些人身无分文,又不愿让家人担忧,只得向公安局等部门求助。

QQ群中的招聘

一切都源于一则出现在QQ群里的招聘信息。

“2018爱信力团队暑假工招募……前有团队负责了解厂区环境待遇,后有强大的后勤运营团队,确保服务到每个学生需求。”

郭爱华是在今年暑假前夕,从一名山西农业大学学生组建的QQ群中看到这则招聘广告的。内容主要是招募暑假工前往深圳、上海等地企业务工,要求应聘者年满18周岁,“男女不限”。

广告中关于“爱信力团队”是这样描述的:“(山西)农大两年资质”“丰富的安置学生工经验”“源于同学,服务同学”“住宿6~8人间,有空调,上六休一,环境美丽”“团队组织大巴车,可到校门口接人”,并承诺工厂包吃包住,月薪3500元~5500元不等,广告里称只招100人,保证安排工作。

“这种群挺常见,比如旅游群、兼职群、招工群,很多都是学生组织的,有些人会经常在里面打广告。”郭爱华说,他从山西农大一位学长处打听得知,跟“爱信力”外出打工,只需要缴纳200元的车费,底薪2200元左右,周末节假日加班工资翻倍,算下来一个月可以挣到约3500元。

“我不太放心,又咨询了上届曾跟着他们去过打工的同学,(反馈说)虽然条件简陋,但确实挣到了钱。”几番考察之后,郭爱华和同学一起报了名。

几乎同一时期,山西农业大学软件学院大一学生杨斌(化名),也在另一个QQ群里看到了这条信息。

“这个群创建好久了,是一个师兄建起来的,很多人选择在这里寻找各种信息。”杨斌所说的“师兄”就是参与此次招工的组织者之一,也是山西农大学生。学生们把这些招募者称为“学生代理”。

报名之后,郭爱华、杨斌分别收到通知,7月15日下午集合乘车出发。多名学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总计有3辆车,超过100人。

一名学生代理对记者说,总数共计130多人。

然而,上了路,郭爱华等人发现,计划赶不上变化。

据学生们反映,代理预先告诉他们,车费是每人200元。上路之后,首先是车费变了。

“说好的200元车费变成了350元,不交就下车。”郭爱华回忆说,当时大巴车已经上了高速公路,却被告知车费涨了,他转念一想如果打工能挣到钱,多交150元也认了。

次日,车队仍在途中,学生代理告诉大家,原定的江苏昆山工厂务工人员已经招满,车队将改去深圳一家工厂,并承诺工资在4000元到4500元之间。目的地的改变让杨斌觉得不安。“有点不对劲,我对他们有点不太相信了”。

7月17日中午,车辆到达深圳比亚迪汽车公司的一家工厂门口,然而变故再次发生。

“代理说因车辆延误,错过了工厂招工时间,每个人必须再交400元,其中300元‘好处费’、100元押金,如果不交就进不去厂,对此他们不负责。”杨斌说。

这意味着还没挣到钱,就要交出750元。“我们一下就炸了锅,感觉被骗了。”据杨斌介绍,当时很多学生在QQ群中抗议、质疑:“出发时怎么没说还要收钱”“交了钱回去的路费都不够了”……

因为已经替同去的舍友垫付了车费,杨斌没钱再交400元。

“当时我得到的答复是,不交钱,就没有(进厂)名额。”郭爱华注意到,尽管有学生提出质疑,但大部分学生还是交了“好处费”。这些学生大多家境贫困,原本打算通过打暑期工挣钱贴补家用,工作还没着落,就已花掉了平日节省下的钱。

没有好处的“好处费”

交完钱后,大家并没等到“安排工作”。反而有人从比亚迪工厂招工处获知,其实工厂需要的暑期工已经招满,目前只要22周岁以上的长期工,而在场学生多数未到22岁,因此被拒之门外。有细心的学生注意到,工厂似乎与学生代理并不认识。

据郭爱华回忆,还有工厂工作人员向学生解释,招工并不收取任何费用只要符合条件,就能报名入职。“他们说其实他们与这些黑中介没任何关系,相反还十分排斥”。

事情至此,有学生知道上了当,选择了报警。据学生回忆,警察先后两次到现场协调,要求学生代理务必先解决滞留学生的吃住问题,后续问题逐步解决。他们同时叮嘱在场学生,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再向他们反映。

在此过程中,代理们再次提出,只要学生交纳400元,他们可以带去另一家工厂打工,并安排食宿。后经了解,这几位负责“押车”的学生代理确实在当晚为交了400元的学生解决了食宿,并带着他们去了另一家工厂应聘,最终入职,尽管有些学生并未达到招工企业要求的年龄。没交钱的学生滞留在工厂门口,郭爱华、杨斌就在其中。他们表示“已经不信任这些人了”。

“现在我才意识到,我们都只是‘小白’,一切都是陷阱。”另一位没交钱的学生回忆,最终剩下的20多人无可奈何,分道扬镳。

郭爱华说,自己永远忘不了那天晚上的感受,“又气、又累、又困、又饿”,最终他和舍友用身上仅剩的200多元,吃了点东西,找了一家小旅店暂住。随后,他们发现自己被学生代理在群里称为“刺头”“闹事学生”,并被踢出了群。

杨斌、郭爱华等决定放弃打工,一心只想回家。

回家路上,杨斌和他的同学又上当了。

他们在深圳市龙岗长途汽车客运站购买了前往山西长治的直达车票,然而上车前被一位自称“张丽”的跟车人告知,要再住一晚次日发车,并被收走了车票。

一天后,大巴车只将他们送到了郑州,司机交代他们继续等另外一趟来接站的大巴车,送他们回长治,直达车变成了中转车,整个车程长达80多个小时。“我们一路被骗,气死了。”杨斌说。

包括他在内,一些受骗学生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反映了情况。

中介背后的中介

学生所反映的各种兼职、旅游、活动QQ群在高校并不少见,组织者往往也是学生,大家彼此相识,容易获取群内学生的信任。

“爱信力团队”负责人李仁委对记者说,自己也是山西农大的大二学生,从大一起就参加过类似的招工,并挣到了钱。之后他跟着“师兄”开始做代理,在寒暑假招收学生外出打工。

李仁委还注册了以他为法人代表的深圳市巨盛劳务派遣有限公司。就在上个寒假,他还曾组织过多达40多人的代理团队,招募了超过300多名学生外出打工。每招一个学生,可获得600元到700元不等的报酬,这让他尝到了甜头。

“我们只是想通过这个事情来创业,但没想到这次会出现这么多意外。”他说。

他解释说,自己的公司与深圳市嘉信劳务派遣有限公司有过多次合作,“他们有很多渠道,(我们)用他的渠道给工厂送人。”

那么,为什么之前招工都能入职,这次却被卡住?

李仁委说,当日没能入职,确实是由于车辆迟到,他一直在通过电话与嘉信劳务派遣公司安排的对接人联系,对方负责提供招工信息。“如果那天准时到公司,就可以让这些暑期工入职”。

据李仁委介绍,外出打工的学生大多为大一、大二学生,不少人年龄并未达到公司招工的年龄要求,有人会瞒报年龄,签长期工的合同入厂,但暑假结束就回来。

这意味着,这些瞒报年龄的学生提前结束打工时,可能面临违约风险。

李仁委还说,他们临时收的400元费用,他事先也是没预料的。“从大一做到现在,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情况收费,利润是很薄的,这次也是因为来晚了才收费的”。

他解释说,“好处费”用来打点关系,让牵线人和工厂把学生们想办法安排进去。

受访时,李仁委不断道歉,反复表示:“实在不好意思,添麻烦了。”

针对此事,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与山西农业大学取得了联系,告知有关情况。山西农大有关负责人表示,已责成相关部门与李仁委取得联系,正面回应学生的合理诉求。校方同时安排专人前往深圳看望正在务工的学生,保障其安全及权益。

截至发稿时,据山西农业大学反馈的信息,共有20名学生返回山西,组织此次外出务工的两位学生代理已向大家认错,并获得了同学们谅解。这20人中,有2人因未接电话、登记的(银行)卡号错误等,暂时无法退还路费,其余18人每人获赔往返路费700元。现在深圳打工的学生则表示,要坚持干完他们各自的工作周期。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发稿时,又有学生反映,2018级新生还没入学,有的招工代理最近又在组建面向他们的QQ群。这些学生担心,“他们已经在谋划下一次了”。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