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四川 身边

治理校园欺凌的全国行动:各地陆续出方案 界定欺凌愈清晰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随着全国各地治理校园欺凌的方案不断推出,对欺凌的界定也愈加清晰。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思文

随着全国各地治理校园欺凌的方案不断推出,对欺凌的界定也愈加清晰。

11月12日,广东省教育厅等广东13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实施办法》),对校园欺凌的预防、种类、治理等问题做出了明确规定。校园欺凌的治理问题再次引发关注。

与其他省份的相关文件相比,广东对校园欺凌的分类更具现实针对性。该《实施办法》细化了校园欺凌的类别,如“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在社交媒体上传被欺凌者的图像”等被列为欺凌行为,前者为轻微欺凌行为,后者则被列为情节恶劣的严重欺凌行为。

惩戒方面,《实施办法》也出重拳,其中规定,学校对于屡教不改或者情节恶劣的严重欺凌事件中的欺凌者,在进行批评的同时给予惩戒,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可以给予留学察看、勒令退学、开除学籍的处分。该办法自2018年12月1日起实施,有效期3年。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导程方平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治理校园欺凌的方案越详细,越有利于治理的成效,“详细的界定和分类,能够让学校和家长对欺凌有个清楚的认识,从而进一步管理和教育。”

一场治理校园欺凌的全国行动正在进行,除了广东,全国多个省份也都在校园欺凌治理方面采取了一系列举措。

贴近现实细化分类:

能否改变社会和学校对欺凌行为的认识

韩薇(化名)的女儿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附属中学读初中二年级,因为身体肥胖,从小学开始就常常被同学们起“侮辱性绰号”,韩薇曾多次和班主任反映,却收效甚微。“因为很多人觉得就是个玩笑,包括老师也觉得无法避免,但这个绰号对孩子的伤害很大,越大越内向、自卑。”

这种情况让韩薇苦恼,当她看到广东制定的上述《实施方案》,第一时间就转到了班级群里,“家长们都觉得政策很好。我觉得尤其是起绰号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现在明文规定出来,应该能够改善。”

韩薇希望,《实施办法》的落地实施,能改变家长和老师对校园欺凌的看法和态度,“不是只有打人了才叫校园欺凌,言语上的攻击也是无形的伤害,每个家长和老师都应该清楚的认识到,这样才能管理好学生。”

除了将“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列为欺凌行为,广东的《实施办法》列出的其他欺凌行为也均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并对欺凌行为的严重程度“分级”。

如将“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损坏他人财物,价值较低的”等欺凌者恃强凌弱给被欺凌者身体和心理造成轻微痛苦,其行为没有违法的,列为情节轻微的一般欺凌事件。

将“对被欺凌者拳打脚踢、掌掴拍打、推撞绊倒等物理攻击”、“强脱被欺凌者衣物”、“强索被欺凌者财物”等尚未违法,但对被欺凌者身体和心理造成明显伤害的行为,列为情节比较恶劣的严重欺凌事件。

将“经学校教育再次恃强凌弱”、“行为违反治安管理法规,但未满十四周岁不予处罚”、“携带刀具等器械威胁或打被欺凌者”等行为列为屡教不改或情节恶劣的严重欺凌事件。

《实施办法》明确,学生之间发生的不涉及违法犯罪的欺凌事件的处置以学校为主。学校应根据本校实际成立学生欺凌综合治理委员会,对学生欺凌事件进行认定和处置,高中阶段教育的学校学生欺凌综治委应吸纳学生代表参加。时间上,规定学校一般应在学生欺凌综治委启动调查处理程序10日内完成调查,作出处理决定。

同时,《实施办法》强调,政府部门职责落实不到位、学生欺凌问题突出的地区和单位,由本级人民政府给予通报、约谈、挂牌、督办、实施一票否决权制等方式进行领导责任追究。政府部门和学校相关工作人员在学生欺凌事件发生后的处置存在失职渎职行为,因违纪违法应当承担责任的,依法给予相关责任人党纪政纪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防治行动落实年:

全国多地出台方案治理校园欺凌

除了广东,今年全国多个省份也都在校园欺凌治理方面采取了一系列举措。

今年9月初,天津市教委等11个部门联合制定发布了《天津市加强中小学欺凌综合治理方案》(下称天津方案),明确了学生欺凌的界定,并对校园欺凌事件的处置主体和流程做了详细说明。

天津方案还将防治校园欺凌纳入了考评机制,将本区域学生欺凌综合治理工作情况作为考评内容,纳入文明校园创建标准,纳入相关部门负责同志年度考评,纳入校长学期和学年考评,纳入学校行政管理人员、教师、班主任及相关岗位教职工学期和学年考评。同时建立问责处理机制。

今年5月28日,贵州省教育厅在其官网发布了贵州省教育厅等11部门关于印发《贵州省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实施方案》的通知。指出要严格区分学生欺凌与学生间打闹嬉戏的界定,中小学校每学期要定期对学生进行学生欺凌防治专题教育,中小学校成立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校园视频将接入公安监控……

同一时期,山东、海南、宁夏、陕西等省份也均发布了《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实施方案》,要求成立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对学生欺凌进行界定和处理。海南省还将加快推动在校园主要区域及校门口等关键部位安装视频图像采集装置,实现所有学校安装视频监控系统。

就治理校园欺凌,2018年无疑是重要的一年。4月,为推动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和教育部等十一部门联合印发的《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落地生根,促进中小学生欺凌防治工作取得明显成效,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决定在2018年开展中小学生欺凌防治落实年行动。

按照《通知》要求,各省级教育部门应在5月底之前明确学生欺凌防治工作机构、办公电话和实施方案,并在本单位官方网站公布。

6月25日,国务院教督办通报落实年行动工作进展情况,全国已有30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确定了学生欺凌防治工作机构及办公电话,24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制定了学生欺凌综合治理实施方案。部分省市的治理方案在起草或征求意见中。 

专家观点:

界定越清晰越利于防治,出现恶劣行为要罚监护人

校园欺凌和霸凌已经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近两年随着社会对校园欺凌的关注增加,各种或大或小的校园欺凌事件被曝光。据《法制日报》报道,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一项针对10个省市中小学生的抽样调查显示,32.5%的人偶尔被欺负,6.1%的人经常被高年级同学欺负。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导程方平认为,“各省出台的方案大同小异,但肯定是越详细越好,这一点广东省就做的很好。”他表示,校园欺凌不仅仅是身体伤害,言语上的欺凌是更为常见的一种,“就像‘给人起侮辱性绰号’‘在社交媒体上诋毁’等,都是心理上的伤害。”

程方平对澎湃新闻表示,对校园欺凌的界定和分类越详细,越有利于学校和家长对孩子的管理和教育,“能让大家对欺凌有清楚的意识,知道什么是嬉戏打闹,什么是欺凌。”

程方平说,校园欺凌很多时候是因为学校和不管和家长的纵容。“老师们怕得罪家长或者损害学校名声,对一些小的行为就不管不问,而校园欺凌都是一点点发展壮大的。而有的家长会有一种意识‘只要我的孩子不被欺负,他稍微欺负下别人也无所谓’,这种意识一点点导致了校园欺凌越演越烈。”

因此,程方平认为,将欺凌行为具体化,一是能让老师和家长对欺凌有明确的意识,二是有利于欺凌事件的调查和处理。他指出,在校园欺凌发生时,除了对校园欺凌者进行处理之外,还应该追究监护人的责任,“这个监护人包括了老师和家长”,不仅应该追责,对于一些情节恶劣的事件,还应该重罚,“监护人明知孩子欺凌却不管,也需要担责任。”

而对于校园欺凌的赔偿责任,程方平认为不能“打了人就赔医药费”,因为校园欺凌对被欺凌者的伤害更多是精神层面的,应赔偿精神损失,提高欺凌者的“行为成本”,才能起到惩罚机制的作用。

“但从本质上来说,惩罚的力度和人员不应该是我们关注校园欺凌的重点。”程方平说,惩戒是在教育之后的一种补救措施,不应该作为治理校园欺凌的根本手段,“真正能从根本上杜绝校园欺凌的,应该是正面文化的引导。”

他指出,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就有互相尊重、兄友弟恭的内容,在中国武术精神里,也常常宣扬扶弱济贫。“我们应该让学生知道校园欺凌是丑陋的、不齿的,只有品行好的人才值得尊重。把积极的文化讲透,让学生知道对错,‘正义才能压倒邪恶’。”

对此,程方平表示,治理校园欺凌并不仅仅是学校或者政府层面的事情,而应该是社会综合治理,“像有的家长护犊子,那么家长委员会就应该出面教育家长。”同时,社区、媒体等也需要联动宣传正面积极的内容,形成良好的社会氛围。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